小額貸款公司缺少融資功能村鎮銀行牌照成為稀缺資源

來源: 小額貸款    發佈時間:2011/3/22 下午 05:35:05    流覽:
小額貸款我們去年有一些新的創意,就是做小額貸款。”3月13日下午,站在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國際報告廳的講台上,研祥集團董事長陳志列談及正在開拓的新商業模式時說。

十幾年來一直專注於特種計算機行業的深圳研祥智能集團(以下簡稱“研祥集團”),現在打起了金融業的主意。

“我們去年有一些新的創意,就是做小額貸款。”3月13日下午,站在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國際報告廳的講台上,研祥集團董事長陳志列談及正在開拓的新商業模式時說。

陳志列的身後,是“創業成就夢想”的一塊大背景板。在來清華的途中,他為演講手寫了一個題目:“創業不難,就看你跟誰學。”

在試水小額貸款嚐到甜頭後,陳志列決定向涉足金融業的企業學習:“現在我要繼續申請村鎮銀行,希望今年能夠創業村鎮銀行成功。”

像研祥集團這樣,近年來涉足小額貸款公司、村鎮銀行的民營企業不在少數。

  初試小額貸款

本報記者從多家小貸公司了解到,實際操作中,國有背景的小貸公司平均利率偏低,有些貸款利率不超過10%,而民營背景的小貸公司平均利率,低者15%— 16%,高者18%—20%。

“據香港的德勤會計師對我們的審計,把一年內買過兩次的客戶叫活躍客戶,而我們公司上下游有5000個活躍客戶。”陳志列道出了涉足小額貸款的起因。

十幾年來,研祥集團深耕特種計算機行業,目前市場佔有率國內第一。作為行業領頭羊,研祥集團每天面對大量終端廠商和系統集成商。這些上下游客戶普遍存在著傳統銀行系統難以滿足的融資需求。

這些中小企業客戶多定位高端,市場前景廣闊,但資金實力有限。在以往的業務往來中,研祥集團主要通過商業賒銷等方式給予客戶支持。在政府支持民間金融合法化的背景下,研祥集團決定通過小額貸款方式,滿足部分客戶的融資需求,謀求產業鏈各方共贏。

研祥集團的一個客戶,是一家從美國回來的兩個海歸辦的公司,擁有一些專利軟件。其商業模式很簡單:在採購研祥集團的特種計算機,加載其軟件後,做成系統賣給中國移動,利潤高達500%。

陳志列告訴記者:“生意做大,現金流就做大了,中國移動跟誰都是半年才給錢,這樣他生意做大以後,天天跟我說要賒賬,我說你商銀行貸款,不能賒我賬,他說我們公司就二十幾個人,辦公室是租的,固定資產就是二十幾台電腦,沒抵押銀行不給我貸款。”

“我說這事行,我可以給你貸款,他說你收多少?我說我年息40%,他說那行,我半年就賺500%。”陳志列不無得意地說,“所以,我後來申請了小額貸款公司的牌照。”

在小額貸款公司政策“鬆綁”後,嚐鮮者甚多。

寧波民和控股集團董事長張亞佩告訴本報記者,浙江甚至出台文件,動員當地較大的工業企業作為小額貸款公司的主要發起人。

“我們參股了海曙區的小額貸款公司,佔股百分之十幾,另外還做了些房地產的投資,作為主業的補充。”浙江波爾管業總經理張平告訴本報記者。

試水小額貸款公司,帶給這些民營企業的回報頗豐。

今年銀行信貸額度緊張,包括小額貸款公司、典當行、擔保公司和私人借貸等民間金融異常活躍,利率也水漲船高。

按規定,目前小額貸款公司最多以基準利率的4倍為上限發放貸款,即年利率24%,月利率2%。記者從多家小貸公司了解到,實際操作中,國有背景的小貸公司平均利率偏低,有些貸款利率不超過10%,而民營背景的小貸公司平均利率,低者15%—16% ,高者18%—20%。
 轉戰商業銀行

田書華表示,產業集團往往會利用自己控制的金融平台,將金融業當做產業發展的“發動機”或“提款機”,以實現“金融疏通血液,產業提供利潤”的良性循環,發揮協同效應,提高資產回報率。

雖然小額貸款公司帶來的收益頗豐,但煩惱隨之而來。

根據有關規定,小額貸款公司的主要資金來源為股東繳納的資本金、捐贈資金以及從不超過2個銀行業金融機構融入的資金,且銀行融資餘額不得超過公司資本淨額的50%。

“注資一億,國開行給了我5000萬元,三個月就花沒了。”陳志列為此扼腕嘆息,這讓他萌生了介入銀行業的念頭。

開辦小額貸款公司,為研祥集團積累了不少金融業經驗。

這家註冊資本1億元的深圳市共贏創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採取集團客戶的模式運營。研祥集團根據常年與客戶交往所掌握的信用狀況、發展前景、團隊實力等,對客戶進行排序,並據此決定是否貸款及款項多少。

研祥集團已建立一套客戶信用審查模型,將客戶歸為五檔,A、B、C三檔意味著客戶從未拖欠,且前兩檔是代表未來產業方向的新興企業,這兩檔中的中小企業是小額貸款的重點對象。

和大多數小貸公司一樣,將註冊資本及註冊資本50%的銀行融資用得差不多之後,陳志列也遇到了資金瓶頸。

一直嘗試突破資金瓶頸的小額貸款公司,鮮有成功者。本報記者在採訪中獲悉,北京、浙江等多地小額貸款公司增資擴股的申請,均未獲得有關部門批准。目前,小額貸款公司因為缺少融資功能,普遍面臨等米下鍋的尷尬境地。

在此背景下,民企紛紛把目光投向了商業銀行。不過,即便只是申請一塊有著“草根金融”之稱的村鎮銀行牌照,也讓陳志列破費周折。

銀河證券研究部研究員田書華認為:“金融牌照的高門檻和稀缺性決定了高收益,這種趨勢在一段時間內還會持續,所以實業集團控制金融牌照的意願很能理解。”

他分析說,企業集團參股持股商業銀行後,通過銀行吸收存款、集中社會閒置資金,從而實現金融資源的企業集團內部化,然後通過商業銀行發放貸款,進而為企業集團的投資、開發、建設、生產和經營等方面的信貸服務。

田書華表示,產業集團往往會利用自己控制的金融平台,將金融業當做產業發展的“發動機”或“提款機”,以實現“金融疏通血液,產業提供利潤”的良性循環,發揮協同效應,提高資產回報率。

“企業集團控製商業銀行後,將彼此的信貸關係內部化以後,有利於大幅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效益,集團的財務費用就變成商業銀行的利潤,進而轉變成集團的利潤。”田書華說。

以飼料業為主導產業的新希望(000876)集團,成為民生銀行(600016)第一大股東後,持有該行4.99%的股權,其2006年、2007年、2008年從民生銀行獲取的投資收益分別為2.25億元、3.74億元、4.66億元,分別占同期公司利潤總額的70%、94%、150%。
本網頁各鏈結標題及鏈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 翻拷必究 代書融資救急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