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直接融資比例
來源: 代書     發佈時間: 2009/12/14 下午 05:43:34   返回  打印
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明年要加大財政對民生領域和社會事業的支持保障力度;加大信貸政策對經濟社會薄弱環節、就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產業轉移等方面的支持,有效緩解小企業融資難問題;
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明年要加大財政對民生領域和社會事業的支持保障力度;加大信貸政策對經濟社會薄弱環節、就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產業轉移等方面的支持,有效緩解小企業融資難問題;將積極擴大直接融資,引導和規範資本市場健康發展。這些措施,在應對國際金融危機衝擊、鞏固經濟回升基礎方面將發揮哪些作用?將給百姓生活帶來哪些影響?本報記者採訪了有關專家與業內人士。

  ——編者

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戴相龍認為,金融結構的調整中,當前最重要的是調整融資結構——

  擴大直接融資比例(資本市場)

  本報記者 許志峰

經過多年努力,我國金融改革取得了顯著成績。下一步改革的重點是什麼?積極擴大直接融資,加快建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體系,對於當前和今後經濟平穩較快增長的意義何在?就這些問題,本報記者日前獨家專訪了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戴相龍。

戴相龍認為,銀行、保險、證券等金融機構已從半行政機關轉變為經營和管理貨幣的金融企業。今後改革的重點是樹立世界眼光,增強金融企業綜合服務功能。從長期看,我國金融體制改革要圍繞提高我國金融業在國際金融市場競爭能力進行;從近期看,改革要圍繞推進金融結構改革進行,通過金融結構調整促進經濟結構調整。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經濟結構的調整,順理成章地也應包括金融結構的調整。

金融結構調整包括對融資結構、貨幣結構和信貸結構的調整,當前最重要的就是調整融資結構,即擴大直接融資比例,降低間接融資比例,使社會資本與信貸供給相適應。

戴相龍表示,發展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基礎在於建立現代企業製度,而建立現代企業製度的基礎在於擴大社會資本形成能力,提高資本收益率。社會資本形成,不能依賴財政撥款,也不能依賴企業積累,更不能依賴外商投資,而主要是通過投資管理人,把更多社會資金轉化為資本。

目前,在金融市場上,直接融資比例仍停留在15%左右,有時低於10%。社會資本形成不足,要么抑制貸款發放,導致信貸資金過剩,降低社會資金利用效率;要么盲目增加貸款,擴大金融風險,危害改革成果。

戴相龍說,2008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額是17.2萬億元,今年1至3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為33%。這樣算下來,2009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超過22萬億元,如果40%是資本金,需要8萬億多元。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60%左右,實際還要高些。增加10多萬億貸款,企業負債率又快速上升。中央企業有些行業負債率超過83%,這種狀況急需改變。建議國家統計部門建立社會資本統計和監測制度。

  如何擴大直接融資比例?戴相龍表示,為了擴大社會資本形成能力,適應貸款的增長,除了要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開闢各種投資產品外,就是要開闢投資的資金來源,培育和壯大資產管理機構。今後5年,城鄉儲蓄、商業保險、社會養老金資產可增加20多萬億元,其中,有很大部分可轉化為社會資本。為此,要大力發展股票市場,擴大產權交易,盡快建立未上市公眾公司場外股權交易,充分發揮投資銀行及商業銀行在擴大直接融資中的中介業務;要大力發展債券市場,特別要擴大企業債和公司債的發行量,統一債券市場管理,也為人民幣國際化創造條件;要大力發展基金投資。 “1997年中央提出研究制定產業基金管理辦法,至今已有12年,目前管理辦法尚未出台,我們建議盡快出台《股權投資基金管理辦法》。”

社科院財貿所副所長高培勇認為,明年財政政策在延續“增支+減稅”這一基調的同時,還應與稅制改革結合起來——

  抓住民生這條主線(財政投入)

  本報記者 李麗輝

“當前,我國經濟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去,呈現出企穩回升的良好態勢,說明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收到了明顯成效。當我們不必再為經濟增長速度擔憂時,就可以更加從容地考慮中國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問題。”中國社科院財貿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高培勇如是說。

高培勇說,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決定,明年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體現了宏觀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宏觀經濟政策的特點是相機抉擇,是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而變化的。作為政府的收支活動,積極財政政策的擴張性主要是“增支+減稅”。

在政策取向基本不變的前提下,明年積極財政政策在延續“增支+減稅”這一基調的同時,對政策的節奏、力度、範圍和重點作了相應調整,增加了一些新的變化。

從增支方面看,今年積極財政政策安排的重點,主要放在了增加公共投資方面,這對經濟的企穩回升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明年在投資安排上,則是保持投資適度增長,重點用於完成在建項目,嚴格控制新上項目。財政支出的重點,是突出對民生領域和社會事業支持保障力度,增加對“三農”、科技、教育、衛生、社會保障等方面的支出。

從結構性減稅看,全面實施增值稅轉型改革、取消和停徵百項行政事業性收費等,這些措施本身就是長期的,減掉的稅費不可能再恢復;在目前外需不振的情況下,企業產品出口退稅率也基本沒有下調的空間;至於個人所得稅起徵點、個人儲蓄存款利息稅與百姓收入息息相關,在增加居民收入、鼓勵擴大消費的大背景下,這些稅肯定是只減不增。因此,我國實施結構性減稅,不僅僅是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一項臨時性舉措,更符合“簡稅制、寬稅基、低稅率、嚴徵管”的稅制改革原則和方向。

高培勇認為,無論“增支”還是“減稅”,積極財政政策緊緊圍繞改善和保障民生這條主線來發力,可以達到一舉多得的效果。一方面,保障和改善民生是我們發展經濟的最終目的,可以讓公共財政的“陽光”照耀到更多的人,讓廣大百姓共享改革發展成果;另一方面,保障和改善民生也是實施擴大內需戰略、特別是擴大消費需求的重大舉措。目前,我國經濟的企穩回升主要靠的是投資拉動,支持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還不強。只有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增強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經濟的回暖才會有堅實的基礎,經濟的發展才更具有可持續性。而增強居民特別是低收入群眾的消費能力,就需要增加居民的可支配性收入,進一步完善社會保障制度,解除他們消費的後顧之憂。

高培勇建議,積極財政政策的實施,還應與稅制改革結合起來。比如,個人所得稅改革不能只停留在所謂“起徵點”的調整上,而應由現行的分類徵收向綜合徵收方向邁出實質性步伐。這樣,個人所得稅才能更好地起到調整個人收入分配、減輕中低收入者稅負、增強居民消費能力的作用。

銀行應主動轉變公司業務增長方式,調整業務結構和收入結構——

  著力優化信貸結構(信貸支持)

  本報記者 歐陽潔

最近,蘇州天弘激光設備有限公司獲得了30畝新廠房用地,公司打算再蓋新廠房擴大生產。 “配套的建設資金沒問題,銀行已經主動上門為我們提供了貸款諮詢。但是我們仍然面臨沒有房產抵押的問題,需要找一家擔保公司為我們做擔保。”考慮到擔保費用,總經理鄭麗軍還是憂心忡忡,“如果能為中小企業解決貸款擔保的問題就更好了。”

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有效緩解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融資難的關鍵是小企業貸款擔保難,目前已有不少銀行改進業務流程,創新擔保方式,為小企業及時提供信貸支持。然而今年信貸規模激增,大部分貸款流入政府投資項目,而小企業所獲資金並不多。加大對小企業的信貸支持,既能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也能促使商業銀行轉變自身業務增長方式,培育新的業務增長點。

“中小企業信貸業務是未來信貸增長的潛力所在。明年我們要著力將依賴少數大客戶,調整為大中小型客戶全面發展,加快中小企業業務,改變大客戶集中度偏高的格局。”中國銀行(4.29,0.13,3.12%)總行公司金融總部公司業務模塊總監林景臻說。

今年中行新增人民幣貸款在四大行中處於領先位置,其中新增人民幣公司貸款居同行業第一。截至10月末,人民幣公司貸款較年初新增7535億元,增速達48.9%。與此同時,存款也大幅增長,增速達44.5%。快速增長的信貸規模為銀行業務發展帶來機會,也對銀行控制經營風險提出挑戰。 “在規模增長的同時,我們也加大了結構調整力度,合理配置資產和負債,平衡風險與收益,這些新增貸款是在我們主動退出了近200億元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調整貸款的情況下實現的。”林景臻說。

林景臻認為,明年信貸規模不會達到今年的高水平“國際國內形勢存在不確定性,銀行經營的潛在風險在不斷增加。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明年經濟增長將更側重質量和持續性,結構調整力度將加大。銀行也應當主動適應這種變化,轉變公司業務增長方式,調整業務結構和收入結構,優化信貸結構,由原有單純依賴貸款,調整為更多依靠存款和中間業務收入,發展財務顧問、信託理財、直接融資等中間業務;由依賴對部分產能過剩行業集中投放,調整為更多地投向國家支持的重要行業和重點建設項目,提高行業多樣性,降低行業集中度。”林景臻將明年中行公司業務的主題定位為調結構,“銀行信貸資金對引導社會資金投向有至關重要的作用。如果銀行不看好某些產業,其他人投資時會更加審慎。”

戰略性新興產業將成為銀行信貸支持的重點。林景臻認為,這些產業包括新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等,同時低碳經濟、綠色經濟等產業潛力巨大。實際上,中行早已開始在這些產業佈局規劃,為新能源、煤製油、煤氣化(22.93,-0.05,-0.22%)等合作項目提供專項貸款。在電力能源行業,中行對核電行業的貸款量居同業領先地位,近年來還對火電企業加裝脫硫脫硝裝置、水泥企業餘熱發電提供貸款支持。

“裝備製造業、新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文化產業,與民生相關的醫藥、衛生、城鎮中低收入階層住房、城市軌道交通等領域,將成為明年中行多元化經營的重點行業。 ”林景臻說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