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業融資難全思考(三):機制篇缺位之殤
來源: 代書     發佈時間: 2009/6/8 下午 02:34:52   返回  打印
要想尋找解決問題的出路究竟在哪裡,首先就要破解困擾中小企業融資難的關鍵核心在哪裡。
6月6日,在有中國金融網作為媒體合作的中央電視台經濟頻道“如何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大型國際論壇上(後簡稱“論壇”),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李毅中 指出,中小企業融資難,難在四個方面:首先是中小企業一般規模小,實力弱,信譽不是太高;其次是銀行考慮自身的風險、利潤,貸款條件更加嚴格;此外,中小 企業信用擔保的機制體制不健全;中小企業融資渠道太窄。

其中,“中小企業融資渠道太窄”可以通過拓寬融資渠道加以解決,創業板上市、允許個人成立放貸機構等等舉措都已說明政府正在加緊解決渠道太窄問 題,但這些舉措由於其自身功能的局限(此在前一二兩篇中已有詳細論述),都只能是對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有益補充,卻無法在根本上解決問題。

而對“中小企業信用擔保的機制體制不健全”的問題,李毅中六日在“論壇”上說,中國官方將進一步完善中小企業信用擔保體系,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 題。據悉,中央財政今年拿了十億元人民幣,建立了三百多個擔保機構,迄今為止已提供了二千五百多億元的貸款。他表示“有信心今年能夠為中小企業擔保六千億 元人民幣的貸款”。

今年3月,為鼓勵擔保機構開展中小企業貸款擔保業務,中央財政下達了10億元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業務補助資金。信用擔保是中小企業貸款面臨的主要障礙。

應該說,擔保機構的大量建立,確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銀行由於擔心風險,而積極性不高的問題。但擔保機構本身畢竟只是一個服務性機構,且由政府 成立並提供資金,面對4200多萬家“嗷嗷待哺”的中小企業,政府是否有足夠的資金支撐,能支撐多久,都是問題,況且,由政府提供擔保的貸款機制,並未在 根本上解決“風險”,只是將“風險”的承擔者由銀行轉嫁到了政府身上而已。但這已明顯違背了市場經濟“政府只做遊戲規則的製定者和監督者,卻不做遊戲參與 者”的基本方針。

至此,我們都明白,要想從根本上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課題,就必須從機制方面入手,調整和完善製約中小企業融資的核心問題,即:中小企業想融資卻缺乏有效地風險制約機制,進而無法取信於銀行:而銀行方面即使願意貸款,卻由於缺乏有效的風險監管機制,而舉步不前。

機制一、完善法制建設加快金融機構層次建設

中國銀行業協會專職副會長楊再平表示,中小企業雖然是“中小”,但是其發展課題卻是個大課題。很多發達、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比如美國很早就有小 企業法、中小企業投資法、小企業資助法,日本有中小企業基本法,韓國有中小企業振興法,德國有各種中小企業促進的保證辦法。他說,我國改革開放以來雖也高 度關注中小企業問題,並於2006年出台了中小企業促進法,但在風險機制的監督和防控方面還存在一些不足,而這也制約了對中小企業融資難的解決。

此外,在銀行體系中,大銀行由於信息和規模的經濟優勢,具有天然大企業傾向,股份制銀行在一定程度上推行了國有大銀行的經營策略。長期以來中小企業資源佔有量少,平均成活期短,在與大型企業的博弈中處於相對劣勢地位。

這一切都決定了大型銀行並不會把中小企業作為自己的主營業務來抓,而且即使給中小企業貸款,條件也比較苛刻,比如,搞第三方擔保貸款,貸款期限也比較短,中小企業得不到長期穩定的資金。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迄今為止,工、農、中、建、交等5大行紛紛成立了中小企業貸款的專營機構,但效果並不明顯。

對此,中國經濟學家茅于軾指出,從理論上講,從國有商業銀行專闢一個部門也可以,但在實踐上說,四大國有銀行面向農戶和中小企業的業務有很多的操 作障礙。中小企業貸款的成本比較高,國有銀行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而且,國有商業銀行在長期發展中形成了一套規矩,所培養出來的習慣都是服務於大企業的, 這些習慣、觀念,在短期內改變是很困難的。

既然大銀行具有先天性的“中小企業貸款過敏症”,那麼。就有必要尋找一個有益的替代者,為其承擔部分職能。

對此,楊再平就表示,金融機構要解決一個認識問題,不要迷信大機構、大貸款。大額貸款、大機構不一定沒有風險。反過來看小機構支持小企業並不是無利可圖。

而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會長李子彬更特別提出,要大力支持中小金融機構的發展。商業銀行的屬性或者基本功能決定了商業銀行首先要規避信貸風險,同時要 維護自己的經濟效益,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講,無論中國還是外國,大銀行普遍關注的是大企業,小銀行關注的是小企業,比如美國10億美元以下的銀行的信貸對象 主要是小企業。有數據顯示,目前我國中小金融機構中城市商業銀行不足100家、農村商業銀行20多家、農村合作銀行150家、村鎮銀行等新型農村金融機構 不過100多家。這樣的中小銀行數量規模遠遠滯後於中小企業發展的需要。
回到列表